亏大了9年前天使投资人们拒绝了估值500万美元的Uber

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,大约9年前,当时还没有成为打车服务巨头的初创公司Uber多次游说一个天使投资人进行投资,结果均遭到了无情的拒绝。现在,看到自己错失了1万多倍的收益后,这个投资者唯有一声叹息。

这世间的奇妙,大约是因为末来存在太多的可能性,而这种不确定的因素,总会让人心生敬畏与力量,而世人皆知,只有立足眼下努力去打拼,才能让自己赢得太多末来的可能性,才更有底气去选择自己要过的人生。

至于创业,相较于稳定的职场工作,更是九死一生,既然敢于决绝地选择了这条路,又怎会害怕在职场的继续打拼,人生短暂,我想活得更加淋漓尽致。

一直想与真实对一场话,如同见到神父一般的虔诚,打开那记忆之匣,与过往释怀。

但苏斯特先生对自己遭遇的挫折仍然显得很幽默,称赞Uber帮助清除了酒后驾驶和危险的无证出租车。

愿余生,与真实,如影相伴。

努力改变现状,选择创业营生,开始的阶段都会很难,经验、资源、渠道、资金等,环环相扣,一疏忽或是不小心便会环环相制,会遇到前所末有的困难,会有刻骨铭心的教训,更有深入骨髓的疼痛,甚至会遭遇现实将自己的努力全盘否定的结局,然而,就放弃吗?

职场打拼十五载,而今归零从头迈,曾有友人问,放弃收入还不错且稳定的工作,投身创业的动力,是否在职场发展遇到了瓶颈,或是力不从心后的一种出逃 ?

根据Pitchbook的数据显示,在2010年的种子融资阶段,Uber筹集了160万美元,估值为540万美元。上周五,该公司上市首日交易结束时估值约为700亿美元。这大大低于该公司预期实现的1000亿美元的估值,但这仍意味着早期投资者能够从中获得巨额回报。

回到豆蔻年华,该是努力学习的大好时光,却依然我行我素,听不进任何人的规劝,对知识改变命运的诸多说教更是抵触万分,整日想着如何玩耍、交友、执意于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,而学业就像是一种附带打发时间的事,不会为之做规划,更不会花太多心思与精力去应对,以至于后来面临人生第一大考时,仓促上阵,胆颤心惊下勉强过关。

“[克里斯]现在退休了。而我还没有。”他补充说。

来吧,挑战!来吧,煎熬!来吧,困难!

真实,可以无限制的接近事物真相或初心,放下过去、珍惜眼前、期盼末来,与真实相伴,接受不完美的自己,不掩饰、不伪装,不慌张,正视生命旅程中的种种境遇与挑战,心底会愈发笃定自在,更加从容以对。

此刻的清醒,犹如这绵绵春雨后的空气,略带凉意却让人倍感清爽,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肆意地吮吸着养分,舒畅地徜游于自在的气息之中,努力洗净那浮于尘事的铅华,回到最初的模样,直至看见真实。

回到孩提时代,找到那生性顽劣的孩子,告诉她,父亲因奔波于生计而早早白发丛生,母亲过度操劳而各种病疼不断,不要再因贪玩任性而熟视无睹,理所当然地生活在父母的庇护之下,不愿去做一点担当,应力所能及地分担一些家务琐事,体恤母亲的操劳,还要收敛一些像男孩样的顽劣行为,让父亲稍得轻松。

我承认,我是出逃了,血液里一直流淌着太多不安分的因子,随着时光流逝,愈发地活跃起来,也形成了确定的认知,更加坚定着自己要去走的路,转型与创造自我价值。

在他的演讲结束时,只有几个投资者上钩了,乖乖交出他们的投资资金。这后来被证明是硅谷最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之一。

回到花信之年,那些沿途的风景已是模糊,一路相伴而行的人却是清晰,曾经的任性自私、乖戾娇纵,最终让一段美好的情缘,埋葬在那青春年华,错过不是一种过错,却会让人心生内疚。

回到而立之时,懵懂地在一年之中,匆忙完成了人生三部曲,结婚、安家、生子,角色转变太快,心理却还是停留在自我的世界,不愿承担家务琐事,不会规划家庭生活,甚至很自私地以工作为由、缺席了大宝三岁前的成长陪伴时光。

当时,Ubercab在推介自己时也声称是为商务人士提供的一项高端出租车服务。这些商务人士通常会乘坐费用高昂的私家车,而不是现在无处不在的UberX服务。近年来,UberX服务推动了Uber公司的增长,它的口号是“做每个人的私人司机”。

他说:“共享打车是一种公共产品,它带来了一定程度的透明度和安全性。话虽如此,我还是想把它们搅得天翻地覆。”(腾讯科技审校/乐学)

而这世间岁月,本是白驹过隙,世事沉浮,名利皆是过眼云烟,唯与真实相伴,或喜或悲,或得或失,随着自我认知的成熟,用心去回应世事,感知生命的真谛与存在价值,才不枉人间走这一遭。

相反,他正专注于追逐硅谷的下一个大热门:电动滑板车。

苏斯特称,卡兰尼克在被称为“开放天使论坛”(Open Angel Forum)的活动中所做的宣传是“令人信服的”,并引起了他个人的共鸣。

在人们一边吃着汉堡一边喝着啤酒的时候,Uber的前CEO特拉维斯-卡兰尼克(Travis Kalanick)——当时还只是该公司的一个顾问——上台做了五分钟的演讲,展示了他的愿景:得益于地理定位服务,一个智能手机用户只要轻轻按一下按钮就可以叫到出租车。

“当时所有人都感到震惊,因为这类事情没有发生过。”苏斯特表示,“我们刚刚摆脱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,人们不再开风险投资支票了。”

苏斯特现在一脸苦笑地对媒体表示:“更糟糕的是,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他们一直邀请我参加类似的投资活动,而我却一直对此视而不见。哎!”

对于那些可能感到懊恼的投资者来说,Uber的首日交易可能提供了一些安慰。Uber上市首日的股价收于41.57美元,较每股45美元的发行价下跌了8%。

铅华褪尽留本色,返璞归真存初心。

苏斯特给向他推介Uber的初创企业咨询小组回复了一封电子邮件说,“不,谢谢你们。这不太适合我。我们以前了解过这个市场。很难想象这个市场会变得足够大。”

“你不能对你没有做的[交易]感到痛苦。如果你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机会,那你才应该感到痛苦。”他说。

然而,这一切磨炼,只会催生我不断向前的斗志,坚定我走下去的步伐。同时正视自己的不足与外行,多学习、找方法、合资源,努力寻找问题根源,不断剖析、总结、修正,放下内心曾有的傲气或是偏执,归零心态再出发。

创业一定会改变现状,或得或失、或好或坏,是否值得,在于内心的真实感受,更在于自己现行的价值取向,而此刻,我与真实相拥,它告诉我,努力坚持下去。

今日加诸于身的磨砺,必将衍生为内心的刚强,让自己愈发的沉稳与睿智,与真实相约,不忘初心,勇敢逐梦,来吧,末来!

但他很谨慎。他曾在伦敦住过很多年,他说他知道出租车市场有多强大。在洛杉矶,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汽车,从不乘出租车。他想,这显然将是一个小众市场,只为某些城市提供本地服务。

世间没有容易的营生,时光如驹,岁月又何曾饶过谁,今天的退缩就是明日的困局。

2010年6月的一个晚上,6家硅谷初创企业聚集在旧金山北部的一个海滨场所,在一个当时并不引人注目的活动中向天使投资者推销自己。

时间不会倒流,光阴不复重来,可惜那些被我辜负了的少年时光,留下了我太多玩耍奔跑的汗水,却寻不见我畅游于知识海洋的身影。

马克-苏斯特(Mark Suster)是 Upfront Ventures风投公司的一名普通合伙人,他参加了当晚的活动,但却拒绝了投资。

但也有少数幸运儿有不同的想法。据苏斯特称,在卡兰尼克完成推介后,First Round的合伙人克里斯-弗雷利奇(Chris Fralic)当场举手说:“我要投资50万美元。”

这种心态,是有了二宝后最大的变化,努力做更好的自己,同时有能力与时间去多陪伴孩子们,成为孩子们成长中的更好榜样。

一直想与真实作一个约定,无论前途多么艰辛,遵循内心的渴望与希翼,让末来可期。

家,不能一味地只是去索取与享受温暖,无论贡献是大是小,也要有自己的小小责任,可当明白这一些时,自己已是为人母亲,知道父母从不曾计较与责怪,然而还是会遗憾,自己懂事太迟,不知道心疼父母的辛苦营生。

人生的每个阶段,都身负不同的使命,于己而言,今日与昨日最大的不同,不仅是余生数字的减少,更是不愿去辜负光阴与梦想,我想活得更加真实,按自己的心意去努力生活。

面临新的事业征程,摒弃职场多年沉淀的行业经验,跨行跨专业发展,一路走来,寻觅、甄别、筛选、挑战、机遇、决策等,期间的煎熬、焦虑、怀疑、否定也一路随行。

在希望吸引到场的20多位投资者中的初创企业中,有一家公司是打车服务公司Uber,当时被称为Ubercab。

本文为75号工坊创始人自传系列之一,看一位放弃高薪职位的两个男孩的妈妈如何开启自己的第二人生。请持续关注「75号工坊」百家号,查看更多内容。

而爱人却是一直默默地包容着,等我走出自己的世界,与他共担家庭的责任,因为明白,只有把一切交与时间与生活本身,让我自己去领悟,担当才会心甘情愿,庆幸后来的觉悟,为时还不晚。

苏斯特先生并不是现在唯一唉声叹气的天使投资人。上周五,风险投资重量级人物马克-库班(Mark Cuban)也在微博网站Twitter上哀叹自己犯了“有史以来最大的投资失误”。

Upfront Ventures将电动滑板车公司Bird纳入了其投资组合中。据苏斯特说,Bird的增长速度比Uber更快,单位经济效益更好,为短途旅行提供了一种便捷的选择。

一直想与真实来一次拥抱,卸下心中所有防备,撕掉伪装与标识,与现实握手言和。

Author Image
pleamartv.com